成功人物  
中國留學生的“法國夢”
2015年02月13日

    三個曾經的留法學生專業背景不同,卻因創業走在一起,2014年初在巴黎共同創立博藝咨詢公司,涉及文創,培訓和商務三大領域,既做中歐之間的橋梁,承辦過多位中國藝術家和公司在歐洲展覽和品牌推廣,同時也在推出自己的產品。三人術業有專攻,張谞負責整合藝術資源,朱琪負責項目企業管理,朱元鍇負責產品包裝和拉客戶,不僅有想法,更有扎實的執行力。中歐文化藝術交流做者眾,成者少,可見其不易,是談判桌上與各路對手相逢交鋒,也是如何化解兩邊文化沖突促成和解。博藝咨詢合伙人之一朱琪在巴黎三區的公司總部接受《歐洲時報》采訪。
    朱琪看2013年大熱影片《中國合伙人》時,已經從工作兩年的法國企業辭職投入到自家公司的創立運作。提到創業的勵志故事和現實中的自己,“覺得創業不易這點還是很像的,最后和外國人談判的時候,從以前被鄙視,到現在至少平起平坐,這些都是變化,我自己也有體會”。目前他是法國公司博藝咨詢(Poé Consulting)的合伙人之一。
     公司位于巴黎三區Gaité Lyrique現代藝術博物館,與蓬皮杜當代藝術中心相隔不遠,前身是19世紀盛極一時的同名大劇院,典型的奧斯曼建筑風格。很難想象室內風格極簡且現代,尤其是六樓七樓的Créatis孵化園,公共區擺放著babyfoot,十幾家文化設計公司在此安家,以2到10人的小型創業項目為主,孵化園的通知白板上用法語寫著:“永不放棄,特別是你們的夢想,因為你們會贏”(Ne lacher rien et surtout vos rêves car vous allez gagner)。
    博藝工作室在7樓,門上貼著《文國璋歐洲作品巡展》的海報-公司成立后接的第一個展覽項目,書櫥形成了一面墻,密密麻麻的擺著各種關于中國藝術史的中法文書籍。“博藝,即博物館與藝術,做的是中歐文化藝術交流。法文名poé,發音與’博藝’相似,同時取自法語’詩’-poème的前面音節,有點文化氣息在里面。” 博藝除三個合伙人張谞,朱琪和朱元鍇之外,還有曾參加過商業計劃書草擬和籌備的6個合作伙伴,公司之前曾以中歐交流促進會的形式參與了 “威尼斯雙年展-歷史之路”,《20世紀中國藝術史》海外翻譯出版,WHO’S NEXT時裝展等。
    博藝2013年底開始運作,并于2014年3月正式在法國注冊成功,整個籌備長達半年,不僅涉及到相關法律,他們更是花時間研究咨詢公司的產品應怎樣做,服務框架應如何訂。如果說張谞一直在文藝策展領域浸淫了多年,朱琪和朱元鍇兩名從巴黎高科走出來的理工男,則是辭去工程師全職工作來創業,與之前紙上談兵式的計劃還有很大不同:“公司花多少錢不是只寫在紙上,而是公司運作,我們要拿出多少錢,1年,2年,3年如何發展具體的。”
    朱琪2013年下半年辭職時,咨詢了家人和朋友,綜合考慮很多條件才決定創業,“決定了,便不會再猶豫”。海外留學生創業協會會長李天倫評價他非常有“毅力”,而且“人脈非常廣”。27歲的朱琪,有份漂亮的履歷,上海交大本科畢業,通過巴黎高科9+9項目2009年來到巴黎讀碩,在法國企業做到管理咨詢,并擔任巴黎高科中法友好協會主席。“創業這個東西,要做,就從現在開始嘗試,以后便沒有機會了。”
    在海創協會的潘智磊看來,“做中歐文化藝術交流的人不少,但做的不錯的人不多。博藝在公司結構和運營上都是比較不錯的”。博藝最大的優勢便是“想到了,也能做得到”,公司成立一年多來,便接手了多個項目,包括北京“馬奈草地”項目同巴黎方面的協調工作和藝術家周依巴黎個展等,足見公司在執行力方面積累的好口碑。“創業是學習的過程,跟法國人談判,了解法國人的思維,跟他談事情,這樣他們對中國人也感興趣。很多事情便迎刃而解了,解決了語言問題,再是文化問題。” 公司成立一年,朱琪如此談自己的創業。

    《歐洲時報》:為何認為文化藝術市場很有潛力?
    當時我們做過市場調查,從政治經濟文化整個政策,以及消費水平方面也做了研究,覺得這是未來發展的趨勢。我們做過調研,知道市場整體來看是怎樣的,市場的每個面如何,每個面的每個點又是怎樣的,所以我們既要了解政府,因為政府在文化方面起的作用很重要,又要了解市場上每個角色,比如畫廊等等。
    每年中國大約有100個博物館興起,數年前拍賣領域數額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,雖然波動變化比較大,但整體趨勢如此,只是有大小年的問題。整個文化投資數大,但是質量不高,很多展覽水平技術水平和世界頂級水平還有些區別。做完分析后,覺得我們還是有事情可以做的。我們不僅做中國的事情,也做中國和外國的事情,做的不僅是中法的,更是中歐的,這塊肯定是有市場的。

    《歐洲時報》:作為一個外國人,在法國創業有什么優勢和劣勢?
    在法國創業對于外國人來說,從經濟角度看太不合適了,現在法律身份問題很難解決,如果解決,要花很多精力在上面,這是一個難以平衡的事情。創業者本身資金不多,即使有風投,也不會亂花這個錢,最主要是推項目找市場。在法國之前是雇員身份,轉到自己公司,還要陪著公司交很多的稅,這些占工資的百分之六七十。這些對我們來說,對所有法國創業公司都一樣,大家不敢輕易找一個人,CDI的合同(長期勞動合同)對于創業公司來說是致命的,創業公司最主要的是靈活,如果沒有靈活的體制的話,創業公司今年發展好,明年不能裁人,在雇傭方面公司花費負擔非常高。
    反過來說作為外國人,你在法國創業,而且是文化藝術領域,他們會另眼看你。比如我們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做展覽,里面的人問道,做展覽公司是不是國內來的,他們竟然沒想到是個法國公司來做這個,他們以為做這個中國的展,肯定是個中國的公司。做文化藝術方面他們覺得是蠻有意思有意義的一個事情,他們(知道我們是法國公司)出乎意料。

    《歐洲時報》:三個合伙人,出現分歧如何做?
    我負責項目管理和企業管理,朱元鍇產品包裝找客戶,張谞主要是在藝術領域定大框架和如何利用整個資源,三個人負責的東西是不一樣的,但框架是一致的,我們出現分歧,會商量,有解決機制,我們三個人還蠻平衡的,三個人投票,兩個人同意才說了算,遵守游戲規則。之前創業項目的經驗告訴我,一些事情,要找到解決機制,永遠不能留在問題的角度,即使不是最好的必須要有解決方案。

    《歐洲時報》:對要在法國創業的年輕人有何建議?
     三個點,首先創業不是僅憑一腔熱血便能解決的問題,如今流行趨勢不是一個人單打獨斗。第二點做創業,要找準創業方向,定位好,要有某一方面的資源,要么找到客戶買你的東西,要么錢多或有人投你錢,這是必須考慮的實際問題,創業時資金鏈很重要。第三點,做事要勤懇腳踏實地,不能靠說,不能只是會說。
作為中國人在法國創業你要考慮社會責任和融資的問題,接下來考慮做哪些行業,與手中的資源匹配,要懂這一行,并要懂人家的文化,做中法的事情要懂兩邊的文化。
 

來源:歐洲時報周刊

 
3d组选6胆拖价格表